旅日
旅日侨网

张 石:日本庙和中国庙为什么如此不同?

  • 2019-09-23 13:51:42
  • 来源:中文导报
  • 作者:张石

夏天的一个晴朗的早晨,海风似乎也被天色染得湛蓝,我漫步在闲寂、古雅的镰仓街头,走访点缀于镰仓各处的神社庙宇,在临济宗的圆觉寺,一阵海风铺天盖地地袭来,我和苍苍古庙一起瑟缩,感到深邃的历史在古庙中,也在我心中呢喃。

圆觉寺选佛场;张石摄影

镰仓的神社庙宇,都是木制结构,而且大部分不加粉饰,为木质的原色,特别是眼前的圆觉寺一些建筑,茅草葺盖的屋顶,苔迹在时光漫长的摩挲中由鲜绿变成深紫,整个建筑则被咸涩的海风慢慢地染成一片厚重的灰白,而一道道细小、纷纭而深邃的裂痕,仿佛把岁月刻在圆觉寺身上层层叠叠的历史,层次分明地展示在我的面前。

我想起现代中国的庙宇,那完全不是这般风景,一旦建筑物旧了,都要涂金描红,古老的庙宇红光闪烁,金光缠绕,一片全新气象。 听说涂漆是可以防腐的,但我却在这不同的庙宇中聆听到了中国人和日本人对历史的不同的情思。日本人喜欢苍老的历史,在创造新的历史时,他们总是一步三回头,试图找到现实和历史的联系,历史对现实的烘托越深邃、越古老,他们的行动就越沉稳。

在历史中,日本没有过彻底摧毁既成文化的运动。他们确实每天都在创造着新的生活,但在汽车闪光的流线和多媒体飞快的节奏变化的一方静寂中,却是沉沉寂寂“万世一表”的皇宫,在这里,我们看到向过去和未来双向延伸的无限的时间,而这时间的连续性,是他们的文化的依托和根据。 皇居 二重桥幽暗的灯光 连接着石墙 苍老的苔色和 都市的虹霓 护城壕深绿的流水 荡漾着 洁白的天鹅 与青铜色记忆 茂密的树林 环绕着一个 悠远的隐喻 世界在喧嚣中 倾听 日本的静谧(张石诗

日本皇居;张石摄影

他们不愿用鲜艳的色彩去涂抹古迹,是不是怕这过于浓烈的现代的色泽,淹没浓缩在古庙上的深邃的时间和历史话语?怕这现代的喧嚣,惊散古人的灵魂款款走向现代那无声的足音? 陈旧,是一种原型,那里有一种未被转化基因的文化密码;苍老,是一种话语,里面回荡着千古未变的回声。他们保存了文化精髓的传承集团--万世一系的皇室,使古老的文化传统在动乱与战火中得以代代相传,一脉相成,香火永续。

皇居护城河的天鹅;张石摄影

而中国人比较喜欢崭新的历史,他们创造的智慧和“破旧立新”的冲动几乎具有同样的能量,古代的“易姓革命”接踵而至,经过了无数次的改朝换代,有时也必然伴随着前朝文化的巨大的变革与变形。比起日本人,中国人更喜欢一种创新,一种扬弃,一种再生,他们完全没有日本人那样恋旧,因此也不会计较让陈旧了寺庙和陈旧了的一切在一夜间焕然一新。

最新热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