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日
旅日侨网

径山对日本文化影响深远

  • 2019-12-30 21:58:44
  • 来源:旅日侨网

日本人的径山之梦

陈小法

当今常用的日语词汇中,与径山有关的至少有两个,一是“径山寺味噌”,即源自余杭径山寺的一种副食酱。它的特别之处是在黄豆酱中加入切碎的茄子、黄瓜等蔬菜,甚至是鱼、肉而后密闭封存而食之。由于“径山”在日语中的发音很特殊,不念“KEI ZAN”,而读成“KIN ZAN”,所以常与“金山”相混。因而,“径山寺味噌”也常写成“金山寺味噌”,实际上这是一种误解。日本江户时代学者寺岛良安在《和汉三才图会》中又写成“经山寺未酱”,说它是“纳豆之类也。唐僧多造之,云经山寺始造之”,并附有详细的制作工艺。其实,三者都是一回事。另一个单词是“径山寺屋”,即以前挑着味噌担子挨家挨户兜售的商贩。

图1 径山寺味噌

据称,径山寺味噌的制作工艺是由入宋僧心地觉心(法灯国师)于1254年归国时传入日本,最早的生产地是在和歌山鹫峰山兴国寺旁的汤浅。不仅如此,据称开门七件事中的酱油,其起源也与径山寺味噌有关,即由心地觉心用来调理菜肴的酱汤发展未来。

味噌也好,酱油也罢,都是日本人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食品。如上述史话属实,那它们就是扎根于日本人心底、与日本人生活最密切的文化之一了。可见,径山对日本文化产生影响之深远!

一、日本文化中的径山元素

(一)日本茶道之源流

1241年,师从径山无准师范的日僧东福圆尔(1202-1280)学成归国。他将从径山带回的茶籽种在故乡静冈县安倍郡足久保村,几年后人们按照径山茶的制法试制成功了日本高档抹茶“本山茶”,自此本山茶成为了产茶大县静冈的最主要茶类。不仅如此,圆尔还从径山寺带回了《禅院清规》一册,并以此为蓝本,制定了《东福寺清规》,其中就有仿效径山茶宴的东福寺茶礼,这可以说是径山茶宴的初传,也是日本茶道的雏形。之后登临径山的日僧南浦绍明(1235-1308)在1267年回国时,带回了七部茶书和一套点茶用具。在南浦绍明主持崇福寺禅事33年间,也曾仿照径山茶宴进行过奉茶仪式,日本茶道再次得以延续和完善。十五世纪后期,村田珠光在上述的基础上,整理出一套完整的日本茶道点茶法,自此日本茶道日臻完美。因此,日本茶道的源流在径山乃是毋庸置疑之事。而当今日本的艺术,几乎无不受到日本茶道的影响,这其中径山茶宴功不可没。

(二)日本临济之祖庭

在日本禅宗二十四流派中,有十五个流派的开山与径山寺有关联,其中七名开山祖师就是径山弟子。而临济宗杨岐派中,竟然有十四流派与径山相关。可见,把径山称之为日本临济宗的祖庭乃名至实归。

众所周知,禅宗在日本文化开转之际占据了核心地位,发挥了重要作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今天的日本文化,其渊源可谓在杭州。而径山又扮演着最重要的角色。

表1 与径山有关的日本禅宗流派

宗派 流派 开山 身份 嗣法 与径山的关系

曹洞宗 道元派 永平道元 入宋僧 天童如净 到过杭州、上过径山

临济宗 杨岐派 圣一派 圆尔 入宋僧 无准师范 径山弟子

大觉派 兰溪道隆 赴日僧 松源崇岳 兰溪道隆曾参学径山、净慈

法海派 无象静照 入宋僧 石溪心月 径山弟子

大应派 南浦绍明 入宋僧 虚堂智愚 径山弟子

兀庵派 兀庵普宁 赴日僧 无准师范 径山弟子

大休派 大休正念 赴日僧 石溪心月 径山弟子

佛光派 无学祖元 赴日僧 无准师范 径山弟子

镜堂派 镜堂觉圆 赴日僧 环溪惟一 环溪惟一曾任径山寺首座

古先派 古先印原 入元僧 中峰明本 古先印原乃天目幻住庵弟子

中岩派 中岩圆月 入元僧 东阳德辉 中岩圆月曾参学天目幻住庵、净慈寺、径山禅寺

明极派 明极楚俊 赴日僧 虎岩净伏 明极楚俊乃灵隐寺弟子,曾任灵隐、净慈、径山首座

竺仙派 竺仙梵仙 赴日僧 古林清茂 竺仙梵仙乃在灵隐寺受具足戒,参学天目明本、净慈寺、虎跑寺、径山寺等

大拙派 大拙祖能 入元僧 千岩祖雄 大拙祖能曾上天目、径山巡礼

别传派 别传明胤 赴日僧 虚谷希陵 径山弟子

最近,日本都市庭园规划设计师兼学者白井隆研究发现,作为枯山水的代表、在世界上享有盛名的京都龙安寺的石庭,其实是宋代径山禅寺庭园的仿作。众所周知,被视为日本庭园文化代表的枯山水,与禅宗有着极为密切的联系。而径山禅寺庭园的设计,基于中国传统的自然观和山水思想,这种自然观和山水思想又与禅宗思想密不可分。

(四)日僧求法巡礼之圣地

南宋开始,径山寺成为了日僧渡海求法的圣地。据径山研究的先驱者俞清源先生的统计,南宋至明末至少有443位日僧来华求法,其中129人史册留名,而这129人中的大部分都登临过径山。他们在径山寺参禅求法,时间最长者达九年。其中,嗣法于径山祖师的有11人,嗣法于“径山派”三传以内弟子的有41人之多。此外,自南宋至明末清初中国赴日弘法的僧侣有45人,其中隶属于径山派三传以内弟子的有27人。

(五)日本寺院伽蓝建造的模本

由于径山寺当时名列五山之首,声明远扬日本,对日本禅寺的影响也是最大,成为日本禅院模仿的主要对象。这在南宋时期出自日僧之手的《五山十刹图》也可看出,书中所录的伽蓝配置、寺院建筑、家具法器、仪式作法、杂录等七十项内容中,径山寺名列榜首,其数量远超其它各寺。而迄今为止所知的日本禅院中,模仿径山寺伽蓝所建的至少有以下十多座:

1. 神子荣尊(1195-1272)回国后,在肥前佐贺县水上山创建“兴圣万寿禅寺”。

2.性才法心(1198-1273)回国后,在松岛创建“圆福寺”(后改“瑞岩寺”)。后又在十和田创建“法莲寺”,在茨城仿天目山创建“照明寺”。

3.湛慧回国后,在九州大宰府横岳山创建“崇福寺”。

4.道佑(1201-1256)回国后,在北山创建“妙见堂”。

5.无象静照回国后,先后开创东京平安山“佛心寺”、镰仓“龙华山真际精舍”。

6.寒岩义尹(1217-1300)回国后在肥后创建“大慈寺”。

7.南浦绍明(1235-1380)回国后,创建“嘉元禅寺”。

8.寂室元光(1290-1367)回国后创建“永德寺”、“本净寺”、“永源寺”等。

9.圆尔辨圆在1241年自宋回国后,修建了“东福寺”。

10.南宋僧人兰溪道隆在1253年建成镰仓“建长寺”。

(六)日本国宝中的径山文物

到2016年2月为止,日本共有国宝1097件,包括建造物223件(282栋)、工艺美术品874件。其中,与径山相关的文物至少15件,包括径山各住持的书画作品10件和从径山传至日本的天目茶碗5个。另外,与径山有关联的人物如牧溪、竺仙梵仙、兰溪道隆等人也有作品被列入日本国宝之中。

我们知道,国宝乃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文化基因和灵魂所在。如此众多的文物被认定为日本国宝,可以说径山不愧是中国文化影响日本的巅峰之地。

表2 日本国宝中的径山文物

类别 名称 作者 年代 藏所

陶瓷 曜变天目茶碗 不明 南宋 静嘉堂文库

曜变天目茶碗 不明 南宋 藤田美术馆

曜变天目茶碗 不明 南宋 京都龙光院

油滴天目茶碗 不明 南宋 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

玳玻天目茶碗 不明 南宋 京都相国寺

绘画 无准师范像 无准师范自赞 南宋 京都东福寺

墨迹 达磨忌拈香语 虚堂智愚 南宋 京都大德寺

法语 虚堂智愚 南宋 东京国立博物馆

法语 密庵咸杰 南宋 京都龙光院

与长乐寺一翁偈语 无学祖元 南宋 京都相国寺(4幅)

圆尔印可状 无准师范 南宋 京都东福寺

山门疏 无准师范 南宋 五岛美术馆

尺牍(板渡墨迹) 无准师范 南宋 东京国立博物馆

尺牍 大慧宗杲 南宋 畠山博物馆

与无相居士尺牍 大慧宗杲 南宋 东京国立博物馆

应该说,径山文化对日本的影响是比较全面的,涉及面较广。除上述的几大类外,还有饮食、药物、制度以及艺术等。径山文化东传日本,人物往来的交流可能是最主要的,它包括西来求学和东渡弘法两大类。其次就是文物的流播,包括顶相、墨迹和书籍、道具等。此外,径山还以一些特殊的方式影响着日本文化。试举几例如下:

二、渡唐天神:菅原道真的径山之梦

对菅原道真(845~903)这位日本平安前期的著名学者,也许并不被国人所熟知,但周作人曾誉称他犹如我国的文昌帝君。在1926年1月发刊的《语丝》63期中,周作人曾这样写道:“他(菅原道真)曾主张所谓和魂汉才,这与张之洞的那个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正是一样。菅原生当中国唐末,十一岁即能诗,事君尽忠,为同僚所馋毁,谪居筑紫,后人崇祀为天满神,犹中国之文昌帝君。”周作人寥寥数语基本描绘出了菅原道真一生的重要轨迹。

图2 菅原道真画像

天满宫,这个日本遍地可见的神社时常热闹非凡,虔诚的信徒络绎不绝。而宫内祭祀的正是这位刚正不阿的名臣、杰出的文学家菅原道真。每到高考来临,莘莘学子成群结队来向这位有“学问神”之称的人神祈祷,以求助自己能金榜题名。那么,这位类似我国孔圣的菅原道真,怎会有如此神力?这还得从头说起。

图3 太宰府天满宫

(一)名臣冤死成天神

日本昌泰四年(901)正月,权臣藤原氏以策划废黜醍醐天皇为由,把时任右大臣的菅原道真贬谪为太宰权帅。左迁后的道真整日蛰居发配地的某个荒寺,仅以赋诗来慰藉自己。短短二年后的延喜三年(903)二月十五日,道真抑郁而死,享年五十九。不料两个月后的四月二十日,朝廷不仅恢复了道真的右大臣一职,烧了左迁的敕书,而且还将他升至正二位,并赐神号“天满大自在天神”,并建神社以来祭祀。然而,这些举措似乎并未能平息已故菅原道真的怨愤。

延喜四年以后,日本国内瘟疫多发,旱灾不断,因而自然就有了道真冤魂作崇之风传。鉴于此,藤原时平一派作了些时弊的匡正,宇多天皇也一头扎入天台、真言的法门世界,积极奔走。

延喜八年(908),谗言道真的中心人物之一藤原菅根去世。次年四月,仅三十九岁的藤原时平也亡命。同十二年三月,曾和道真对立的右大臣源光逝殂,十八年(918)十月,三善清行也殁世。朝廷要员如此接二连三地非正常离世,致使“道真冤魂作祟”的流言再次盛行。十九年,因一连的不安和噩耗而慑惧的藤原仲平(时平之弟)重修了筑前安乐寺,以慰抚道真冤魂之用。

但灾难并未就此结束。延长四年(926)十月,传言在旧宅显灵的道真告誡儿子兼茂说,最近朝廷有大事,要注意保护自己。延长六年、七年,果然瘟疫横行,尸骨满街。宫廷周围甚至流传起闹鬼之说。

延长八年(930)六月二十六日,天皇所居的清凉殿遭雷击,大纳言藤原清贯等三人被劈死。九月二十九日,醍醐天皇因受惊吓也驾崩,享年仅四十六。因此,菅原道真也被称之为“火雷天神”。

先有郁闷致死的道真,后有满目疮痍的世事,这或许只是偶然,但为火雷天神的信仰即“天神信仰”之普及却起了极大的推动作用。

(二)天神渡唐之缘由

室町时期日本东福寺灵隐轩主大极的日记《碧山日录》“长禄三年二月二十二日”中有如下一则记载: 昔岁西府太守某有一女子,发风狂之疾,诸医不能疗之也。或时自发,其言曰:“我是宰府之天满神也。有垢习未除者,愿集浄侣一千人,同音俾诵法华经,王以助吾神化云。”太守如其言矣。又托曰:“重请禀生之不淫徒一千俾诵焉。”太守无奈何之时,乃祖一国师聆之曰:“我能为之。”即造方丈室,悬水晶念珠十串于其四面而独坐其中,而诵经一部。曰:“一千人功毕。”其日女子立疗。神后现形于一国师前曰:“愿投师以为弟子。”师曰:“吾曾入宋,而师佛鉴老人咨决心要也。公往于径山,以执师资之礼可乎。”神乃以国师之命而入神通力,三昧现此形,而参佛鉴于径山也云云。

大意是说福冈太宰府太守为了给自己疯癫的女儿治病,就按照天神所托之言行事。不料天神所求难以执行,犯难之际,从径山学成归国的圣一国师(圆尔)为其解了围,疯女之病也得以痊愈。天神有感国师之法力,愿执弟子之礼。可国师推辞并劝说天神赴径山,入室自己师傅无准师范之门下。于是,天神决意参禅径山佛鉴老人。

关于天神与无准师范的师徒关系,最早论及此说的文献可追溯至花山院长亲于日本应永二年(1395)左右撰写的《两圣记》。两圣,即无准师范和菅原道真。该书的起首处说到无准和尚住持径山时,某日深夜,一位自称日本菅丞相的人恳求传法授衣予他。

而日本人伊藤松在《邻交征书》中收录了有关天神的两首诗,其中一首曰:“天下梅花主,扶桑文字祖。这个正法眼,云门答道普。”诗文的作者为“师范”,即“径山佛鉴禅师无准师范”,典出天授院古写本。其实关于此诗文的来龙去脉,日本文献《群书类从》卷第十九《菅神入宋授衣记》中有更详细的记载:

一朝天未明,见丈室庭上有一丛茆草。禅师自谓:“昨之夕无此草,今之旦为甚么生之乎?”于是有神人只手擎一枝梅花,突然出来矣。禅师问曰:“汝是何人乎?”神人无语,唯指庭上茆草。禅师忽谓曰:“茆者,菅也。”即知扶桑菅姓之神也。神人呈一枝梅于禅师前,胡跪,有一首和歌曰:“唐衣不织而北野之神也,袖尔为持梅一枝。”忽谓,禀禅师之密旨,觌面悟解。禅师即付梅花纹僧伽梨,示一偈,偈曰:“天下梅花主,扶桑文字祖。这个正法眼,云门答曰普。”神人亲顶拜僧伽梨并证偈了。又献一偈,曰:“手里梅花顶上囊,不离安乐现南方。径山衣法亲传授,何用时时仰彼苍。”

事件纪年为“宋淳祐元年,而日本仁治二年辛丑十二月十八日是也。”宋淳祐元年即1241年,正值入宋僧圆尔学成归国之岁。至于该年的十二月,国师应在博多一带活动。其实,传说在菅原道真飞渡径坞之前,曾至承天寺问法国师。因此,传说的时空选选定,自然与当时国师的踪迹有关。

菅原道真死后由天神再借助圣一国师之法力,凭借一枝梅花“一夜飞香渡海云”(明·洪恕赞渡唐天神诗句),终于登堂入室与自己相去三百三十多年的无准师范门下,心愿遂了。而得到无准师范点化的天神,荣归日本,摇身一变成了“渡唐天神”,法力也随之大增。

图4 渡唐天神

尽管“天神问禅无准”是个犹如关公战秦琼式的荒唐杜撰,但在日本室町時代的五山禅僧之间曾广为流传,影响深远。伴随“神佛习合”思想的流行,渡唐天神像也呼之而出。从现存大量画像的构图看,大多为仙冠道服的菅原道真正面拱手而立,头披幞头,腰佩小囊,手把梅枝,风貌拟唐。

根据日本文献资料记载,无准师范曾请人画过日本天神之像,其中的画手之一就是牧溪。这也表明,在南宋时期日本的天神信仰已经传至中国禅林。那么,其中的原委又是什么?

先来看无准师范写的第二首《天神》偈文,其曰: 菅君本不假凡胎, 直自灵山会上来。 五百年间无识者, 扶桑佛法一枝梅。 援伊藤松之说,同样出自天授院古写本。而关于此诗的来历,《菅神入宋授衣记》作如下说: 无准师范与菅神相见之后,使人画此像,自笔顶上赞曰:“君氏元不假凡胎,直自灵山会上来。五百年间无识者,扶桑佛法一枝梅。”其时日本承天僧某在径山,乞其神像,持以归本国,上圣一云。”

无独有偶,日本五山禅僧瑞溪周凤在日记《卧云日件录拔尤》“文正元年(1466)五月七日”条中有如下记载: 等持院主栴室来访,话次及北野天神参无准之事。栴室曰:“某童年,侍胜定相公五年。大内德雄居士就正禅院奉请胜定院殿。德雄以天神像献相公。”先谓某曰:“此像珍秘久矣。今日相公辱来临,殊以献之。”盖牧溪笔、无准赞,赞有小序云云。某持以呈相公,细述德雄意。时严中和尚隔墙闻此,问某其赞如何?只诵三四句曰:“凌霄峰顶梦醒后,袖里边界香。”其余不记。严中曰:“唯此二句足云云。”

上文的大致意思是说,大内盛见敬献给幕府将军足利义持的天神像乃出自南宋著名画僧牧溪之笔,上有无准师范的题赞,赞词中有“凌霄峰顶梦醒后,袖里边界香”之句。

结合上述《菅神入宋授衣记》的记载,我们不难推测牧溪可能画了两幅天神之像,而且画上都有无准的题赞。遗憾的是,画作早已散佚不存,实情无从考证。

(五)中日的渡唐天神像

上文已经提到,天神像也有出自中国人之手的作品。那么,渡唐天神像又如何呢?

1.日本最早的渡唐天神像

据笔者管见,有关日本渡唐天神像的始出记载,是东福寺灵隐轩主大极的日记《碧山日录》,其“长禄三年二月二十二日”条中有如下记载: 近世多绘受衣天神之像,此始于观庵主也。有医僧源心知客者,依庵主于藏光。彼一宵梦曰:“有一伟丈夫,风姿壮丽也。以伽梨之囊挂其右胁,且挟梅花之枝。予讶之,时空中有声,告曰此北野天滿大自在天也。”醒后以之告庵主。是乃明德末也。后应永甲戌之岁,播州之僧名佐者,以一画轴遣于庵主曰:“是北野天滿神,以通力入径坞之室,传佛鉴之衣形象也。”乃展之睹。则心知客之所梦如以合符也。庵主奇之,竟命画僧明兆绘之,以传于天下。吾藏光舍,以此护法之神。

文中的庵主指藏光庵主休翁普宽。医僧源心知客指月溪源心。月溪源心梦见北野天滿大自在天是在明德(1390~1394)末年。“播州之僧名佐者”即指播磨人忠庵昌佐。忠庵昌佐持“传佛鉴之衣形象”的北野天滿神画轴给休翁普宽是在应永甲戌之岁(1394)。画轴中的北野天满神竟与月溪源心梦见的伟丈夫相符,感到惊讶的休翁普宽因此命画僧吉山明兆绘制了渡唐天神像,并以此传于天下,这也就是当前学界认可的渡唐天神像之滥觞。

2.宁波的渡唐天神像

明代的宁波,被指定为唯一一个日本贡使船只的登陆地。永乐三年(1405),建成了接待日本使节食宿设施的安远驿和嘉宾馆。因此,不管是初来乍到之时还是扬帆归国之际,宁波成了日本使者必经之地,也是他们在中国滞留时间最长的地方。

与海有缘的渡唐天神信仰产生后,迅速在以五山禅僧为中心而传开,小型的渡唐天神像甚至成为了航海保护神,因而日本国内的需求量也自然日益增大。在当时大量进口中国书画的同时,在海外的宁波画坊求取国内所需的天神像亦是不难想像。

(1)明景泰五年(1454)六月,日本东福寺僧斯立光幢从明朝携回中国产的渡唐天神像一幅。据日本学者海老根聪郎的研究,其产地为宁波。

(2)季弘大叔的《蔗轩日录》“文明十八年(1486)三月七日”条中载:“竹谷道者大叔拜稽首敬赞,命董和明字十首,题天神曰:‘东海词臣姓是菅,凌霄峰顶扣禅关。传金襕外付何物,带得梅花一朵还。’唐人画天神像,向日本人云天神买了。其姿如本朝所图云云。”据渡唐天神研究专家今泉淑夫认为,这卖给日本人的天神像产自宁波。

(3)某日大安寺僧西川丈人请著名文人万里集九为自己所藏的渡唐天神像题赞,面对眼前的画像,万里叹曰:“盖大明国之店笔,而衣巾之态度、梅花之颜色与本邦所图者不同。南游好事之人,所贿者也。”这是万里集九在其《梅花无尽藏》中的一段记载。其实,还俗的万里对渡唐天神一直持否定态度,所以对画像也以非常严厉的眼光来审视。和上述季弘大叔不同,他认为中国产的天神像无论是姿势还是梅花的颜色都与日本的不同。对于上述西川丈人所藏的天神像,高桥范子认为亦是宁波所产。

(4)京都妙心寺麟华院藏有一幅题为《梅厓赞渡唐天神像》,据今泉淑夫的研究,画的作者亦就是题赞的宁波文人方梅厓。此外,今泉淑夫还认为东京个人所藏的方梅厓题赞的渡唐天神像、佐贺县立博物馆藏的方梅厓题赞的渡唐天神像都是宁波一带所产。而高桥范子认为京都清静华院藏有的方兰坡题赞的渡唐天神像、京都北野天满宫所藏的赵植轩题赞的渡唐天神像也都是宁波所产。

3.宁波文人与渡唐天神像

明代的宁波,是中日文化交流的重镇。宁波文人与遣明使的交流呈现空前的盛况,多位文人也曾为异国的渡唐天神像题过画赞。詹仲和、方震、方梅厓、赵植轩等就是其中代表。

(1)詹仲和

据明代凌迪知在《万姓统谱》卷六十七的记载,詹仲和,名僖,号铁冠道人,鄞人。初为县诸生,已而弃去。学书师王右军及赵子昂,诸帖皆逼真,年七十余灯下作小楷如蝇头状,遒劲可法。两京俱有碑刻,人皆珍焉。

由于詹仲和在书画上的造诣,以至成为当时入明日僧必见的中国文人之一。其许多作品被传至东瀛,如最著名的是和日本画圣雪舟等杨合作的“富士三保清见寺图”,上有其的题跋。明弘治九(1496)年雪舟的弟子如寄归国时携回的画上也有詹仲和之赞。正德七(1512)年八月十八日,詹仲和为日本遣明使三宅壹岐守宗徹题写《苇牧斋跋》。正德八年五月,詹仲和赠七言绝句与日本山科本愿寺的实如,等等。可见詹仲和与日本文人的交往比较密切。

值得注意的是,在日本江户时代后期儒学者立原翠轩的笔录《此君堂后素谈》中,记载着以下一段关于詹仲和与渡唐天神的逸闻。

一日,詹仲和问入明的日僧雪舟:“日本有称菅丞相的人吗?”雪舟答道:“那是日本神,为何有此问?”“其实前几日梦见一手持梅枝的老人,当我问他是谁时,自称是日本菅丞相。因姿态与一般老人不一,所以出于敬慕就把他的梦中姿态描了下来。”詹仲和回答说。听了此话的雪舟,照着詹仲和的画像亦画了一幅,并把自己的留在了中国,而把詹仲和的带回了日本。

据传,此画被一位名叫八十村路通的人所珍藏。立原翠轩接着说,世间流传的渡唐天神像其实最早出于詹仲和之手,而在日本,雪舟是第一人。当然,故事的真伪一目了然,其事主要用意是对画圣雪舟的附会,但是从中亦可见明人詹仲和在日本的知名程度。

(2)方氏父子

方氏父子指的是宁波人方震和方梅厓。方震,号友梅,浙江宁波人,与入明僧多有交往。曾因日本天龙寺僧胤叔梵绍之请,作《日本天满大自在天神像》之赞。赞文如下:“梅花肉骨,冰雪精神,自非母胎所产,而是维岳生申。抚菅氏手,得元气者,慕宣尼之轨范,为延喜之朝绅。诸史百家,冠日東之无二。九州四海,称亟相之一人。遭平卿之谗谤,谪太宰之遐滨。作火雷而焚阙,为观世以现身,乃天降以赠号,有七字而可珍。参径山之禅味,入大唐之要津,是宜一邦绘像享祀于千秋也欤。”

方梅厓,讳仕,字伯行,宁波人。梅厓为其号。能书善画,著有《续图绘宝鉴》、《集古隶韵》。与日本文人的交往也是非常密切。据日本《宝山塔头由绪》的记载,日本大德寺龙源院和兴临院的匾额都出自方梅厓之亲笔。《上村本宗派目子》提到大慈庵天华室和水月南轩的匾额皆署名为“大明梅崖山人”。与遣明使湖心硕鼎、策彦周良交往甚密,尤其与后者,在诗文唱酬、书画互赠、典籍交流、信函往来等方面,《初渡集》中都有详细记载。而据今泉淑夫研究表明,有方梅厓题赞的渡唐天神像在日本至少传存有三幅。具体藏所,上文已提及,不再赘言。

图5 方梅厓赞渡唐天神像

图6 赵植轩题赞渡唐天神像

(3)赵植轩

赵植轩,宁波文人,生平不详。由其题赞的渡唐天神像现藏京都北野天滿宫。赞文如下:“日本曾闻北野君,爱梅潇洒又能文。谪居宰府三千里,一夜飞香渡海云。”落款为“赵植轩述”。但值得注意的是,我国元末明初一位名叫洪恕的文人在此前亦曾作《天神》一首:“日本曾闻北野君,爱梅潇洒又能文。谪居西府三千里,一夜飞香渡海云。”两者内容几乎完全一样,应该是赵植轩引用了洪恕的诗文,可见异国天神在明代文人间具有一定的影响。

三、虚堂同身:一休宗纯的径山之梦

在径山的对外文化交流史上,虚堂智愚无疑是最重要人物之一。本节就一休与虚堂之间的关系作一探索。

随着日本动画片《一休哥》在我国的播放,那个聪明伶俐、机智可爱的小和尚一休便成为家喻户晓的名人,直至今天,可以说一休哥还是最有名的日本人之一。甚至在网站上流行的世界十大历史杰出少年中,一休哥也名列其中。

这十人依次为:少年康熙擒鳌拜、曹冲称象、孔融让梨、司马光砸缸救友、夏完淳怒斥洪承畴、彼得大帝、音乐神童莫扎特、圣女贞德、一休哥和癫狂小神童徐渭。可见,一休哥在国人心中有相当的知名度。可是,大家对于一休哥的原型人物未必了解,他的全名为“一休宗纯”(1394-1481),临济宗大应派高僧,法讳初曰“周建”,后改为“宗纯”,一时也称“宗顺”。字“一休”,号“狂云”,别号“国景、梦闺”等。后小松天皇(1377-1433)的皇子,母亲出生于南朝遗臣华山院家族。

应永六年(1399)师六岁时成为了山城安国寺象外集鉴的僧童。象外是铁舟德济的高徒,“周建”一名就是他所授。二十二年(1415)参拜近江坚田的华叟宗昙,二十七年(1420)得“一休”之印可。

图7 一休宗纯画像

一休没有到过中国,虚堂也未曾东渡扶桑,因此两者没有直接交流关系。但是,一休心仪虚堂,自称是虚堂七世法孙。两人缘分深厚,其中的纽带正是径山,此寺的禅风将他俩联系在了一起。

日本康正三年(1457)己卯,一休大师时年六十六岁。一天有人叫卖虚堂祖翁的唐本画像,上有虚堂的自赞,曰:“容易肯人,难与共语。竹篦头惜之如金,禅床角委之如土。净覃知藏善知机,电光影里分宾主。”于是歇叟绍休(一休弟子)以重金买下了这幅虚堂的顶相,便准备与其它杂货一起赠与酬恩庵。可当时的酬恩塔主墨斋夜梦,见一瞎驴和尚来到寺里。次日早上说梦与众人,不料午后果虚堂像至。于是挂壁各拜,众僧皆叹曰:“梦乃瞎驴和尚,觉则虚堂翁。堂其和尚前身乎。如梦而来,不亦奇乎。”

前面也提到过,瞎驴庵是一休于享德元年(1452)创建的,所以梦见的瞎驴和尚就是指一休。梦见的是瞎驴和尚,结果来的是虚堂智愚顶相,所以大家一致认为一休的前身就是虚堂。这也是后来“虚堂一休同身说”流行的原因所在,而一休本人也完全承认。后来还出现了虚堂一休同身说像。

日本文明四年(1472)壬辰,一休七十九岁。有人出小帧子以需书牌位,师当即点笔书与之曰:“住德禅某甲虚堂七世天下老和尚。”这就是“虚堂七世天下老和尚”的由来。

咸淳三年(1267),入宋日僧南浦绍明得到虚堂智愚的印可后归国,常住崇福寺达三十三年,宗风大振,创立大应派。高徒之一宗峰妙超(1282-1338)于正中二年(1325)建成大德寺,并创建了临济宗的大德寺派。圆寂时,将大德寺交付给了出生岛根县的彻翁义亨(1295~1369)。义亨制定“大德寺法度”,致力于奠定寺院经营及教团组织的基础。后因足利尊氏拥护与宗峰一派对立的梦窗疎石派,该寺退出五山之列,寺势渐衰。

义亨的法嗣言外宗忠出任大德寺第七世,继而华叟宗昙(1352~1428)嗣法言外,可大德寺并未得到重振,直到一休宗纯,大德寺才得以复兴,重现昔日旺盛之景象。因此,从虚堂至一休的宗法关系为:虚堂智愚——南浦绍明——宗峰妙超——彻翁义亨——言外宗忠——华叟宗昙——一休宗纯,一休名副其实是虚堂的七世孙。

(二)《狂云集》与虚堂智愚

一休擅长偈颂,留下的诗作丰富,他的弟子集其成为《狂云集》,其中收诗六百六十九首。这些诗记述了一休自己的生平,读其诗如见其人。

新造大应国师像偈 活眼大开真面目, 千秋后尚弄精魂。 虚堂的子老南浦, 东海狂云七世孙。 临济正传谁栋梁, 慈明杨岐又虚堂。 东海儿孙七世子, 大灯室的的灵光。 育王住院世皆乖, 抛下法衣如破鞋。 临济正传无一点, 一天风月满吟怀。 虚堂和尚三转语 己眼末明底因甚, 将虚空作布裤看。 画饼冷肠饥未盈, 娘生己眼见如盲。 寒堂一夜思衣意, 罗绮千重暗现成。 画地为牢底因甚透者个不过。 何事春游兴未穷, 人心尤是客盃弓。 天堂成就地狱灭, 日永落花飞絮中。 撒土筭沙深立功, 针锋翘脚现神通。 山僧者里无能汉, 东海儿孙天泽风。 虚堂和尚十病二首 病在自信不及处, 病在得失是非处。 病在我见偏执处, 病在眼量窠臼处。 病在机境不脱处, 病在得少为足处。 病在一师一友处, 病在旁宗别派处。 病在位貌拘束处, 病在自大了一生小得处。 是非元胜负修罗, 傍出正传人我多。 近代邪师夸管见, 识情毒气任偏颇。 议论未休正与邪, 无惭愧汉是天魔。 狂云卧病相如渴, 一枕秋风奈我何。 虚堂和尚三转语 龙门万仞碧波高, 天泽面前谁画牢。 生铁铸成三转语,

图8 春屋妙葩梦中像(部分、道隐昌树作、鹿王院藏)

春屋妙葩(1312-1388),日本室町时期著名的临济宗僧人。相国寺开山,1379年受命为首任僧录,成为全国禅寺领袖。担任幕府将军足利义满的皈依导师,兼任室町幕府对外交流的顾问。为日本五山版和五山文化的发展作出重要贡献的人物。

1383年某日,春屋妙葩的法嗣道隐昌树梦见中岩圆月在讲授《大慧普说》,房间中央挂着一幅画像,一问才知是大慧宗杲之像。但是,仔细一看,画像上部明显写着“大智普明”四字。于是,道隐昌树纠正说,明明是我国师春屋妙葩,为何说是大慧禅师?不料,这竟是梦境。梦醒后,道隐昌树马上就按照梦中所见的样子画了一幅春屋像,上用金粉题写了“大智普明”之字,并赴春屋之处请求自赞。

这就是所谓的“春屋乃大慧再世、大慧后身”之梦托的来源。据说,春屋自己也承认这个“大慧再来说”。此梦境在道隐昌树的《梦中像记》中有详细记载,谨引长文如下:

梦中像记

昌树书记

林泉野释子弱岁时,父教兄谕你长必行唐土,自受其训,区区不忘。虽然夙愿不到耳,数岁夷洛之间,卒未曾梦见已久矣。然而今丹丘寓居,正当大明洪武十六年,始梦入其国,此何征也。不不审审。

予住庵余十年,岁已耳顺也。永德壬戌正月十七日,夜五鼓之后,恍然入瞌睡三昧,忽梦至一萧寺,荒寒索寞,廊卷风叶。仰观废额,四祖大医禅师道场也。予欣然而徐步入云堂,有僧出迎,莞尔云,何来暮耶。相语移刻,予问其人者,昨朝赴五祖之请云云。

又至一所遇悟庵南堂,手展八帧子俾予覩之。庵所画山水甚绝妙也。堂云,我将持之归本国矣。 又至一所,楼阁峥嵘,殿宇肃严,而不见人。自念言是妙喜世界。予凝远熟视,中岩和尚堆坐榻而为众谈大慧普说。

时众未集,某近前,岩以手指中央一幅画像,予就其指看,却曰:“阿谁?”岩且颔引声哢云:“彼者,大慧之人也。”予云:“不然。”岩矍然曰:“谁?”予曰:“是吾国师。”岩诘其故,予见“大智普明”四个字自其上方,而指以为证之顷,忽开静板鸣,惊觉推枕正坐追绎焉。

昔大慧禅师,绍兴辛酉之夏,贬衡移梅,凡十七年矣。乙亥冬,蒙恩北还,明年春复僧,谢恩云:青氈本是吾家物,今日重还旧日僧。珍重圣恩何以报,万年松上一枝藤。同六月,却饶州荐福之命,以偈云:万死一生离瘴网,前程来日苦无多。收拾骨头林下去,谁能为众更波波。寻领朝命住四明育王山,问道者万二千指。百废并举,寔禅师年六十九岁也。

老师应安辛亥之冬,谢事寓于丹之海屿古云门寺,凡九年矣。康历改元之孟夏,俄得钧翰上洛,寻被旨。同六月初二日,特奉敕住南禅第一山。王公贵人缁素争竞瞻礼,咸谓一佛出世。开堂后百废具举,师年亦六十九岁也。噫!昔祖今师,进退住院年方同一而殆冥合者何也。又次年庚申正月二十六日,特赐智觉普明国师,兼大僧录,宠荣至矣盛矣哉。

禅师七十岁正月初十日被旨迁住径山。

禅师七十三矣,四月谢事径山,五月一日遂所请,知省李公伯和施钱重建明月堂,为师佚老之居云云。

国师七十三矣,九月三十日,奉为先师开山国师三十三回之忌辰,大作佛事。至晚退居于金刚院云云。

门人昌树谨以记梦并装池湘缥之轴,如所梦像自写照焚香拜呈,就需著语,辄赐采览,而为予赞。赞曰:梦中说梦,俱入南华。扶桑借路,大唐经过。寤寐非一,真假如何。玉几瑞阜,斗额叫多。六十九岁,彼此罹懡。妙喜界中错逢著,寒山拾得笑呵呵。

道隐昌树在上述的《梦中像记》主要记载了两件事:

一是梦见入元僧中岩圆月在给众僧讲授《大慧普说》之际,中间悬挂一幅画像。中岩说是大慧像,可昌树却认为是春屋妙葩,因为画中的曲录上写着“大智普明”四字。第二是把春屋妙葩和大慧宗杲进行了比较,认为两者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两者都有被贬谪的经历,得以复出恰好都是六十九岁。再,大慧宗杲七十岁再住径山禅寺,而春屋妙葩也在七十岁再住天龙禅寺。还有,大慧宗杲在七十三岁谢事径山,退居明月堂养老。而春屋妙葩也在七十三岁之际,退居金刚院颐养天年。

还有一点值得一提的是,春屋妙葩退隐之际,把寓居之地称之为“云门寺”,根据其门人芳通所编的《普明国师行业实录》中的记载,“师所寓之寺改号云门,盖慕妙喜遗风也。”是因为心仪大慧宗杲禅风之故。

径山文化是中国江南文化的一个缩影,是一张王牌,也是一张金牌。综上所述,径山对日本的影响是全方位、立体式的。而径山对韩国的影响也是很大。据说在朝鲜王朝时代,朝鲜人就通过大慧宗杲的有关著述来创立禅宗。最近,韩国还出版了大慧宗杲的全集。虽然对越南、朝鲜的影响目前还不是很清楚,但估计也应有所波及。因此,当前研究径山文化的一个任务就是如何从东亚全局的视阈来研究、挖掘并进一步得以弘扬。

第一张:渡唐天神的梦乡。 第二张:一休宗纯的法脉。

资料提供:杭州市余杭区茶文化研究会

作者:陈小法 浙江工商大学东亚研究院

最新热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