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日
旅日侨网

日本酒店被疫情逼疯推“新冠套餐”,温泉旅馆价格砍半,甚至还免费住?!

  • 2020-03-22 03:18:14
  • 来源:东京新青年
  • 作者:nanami

疫情之下,日本的住宿业,最近有些慌。

综合日本共同社的报道,日本旅馆协会日前对37个都道府县的大约400家住宿设施进行的统计显示,3-5月份的预约人数较去年同期减少45.2%,仅有约155万3502人。面对外国游客的大幅减少,一些旅店迫于经济压力不得不关门停业,还有一些希望改变营业方针尽量争取当下的客人。

2月,日本爱知县蒲郡市的老字号旅馆“富士见庄”向名古屋地方法院丰桥支部申请破产。这家老字号温泉旅馆成立于1956年2月,成为日本首家因疫情而倒闭的企业,这条新闻当时还登上了国内微博热搜。

位于日本静冈县的一家温泉旅馆宣布于3月末闭馆,该旅馆平时的客流量95%依靠中国游客,该旅馆原本是由夫妻二人经营,丈夫于去年去世后,妻子今年准备重新经营,但新冠肺炎的影响使得旅馆内没有客人,无奈之下,只能选择停业。

该店1月末至4月末,一共有90个团取消住宿,直接造成约1500万日元的损失。直接面对此情此景,心情极度悲伤的女主人面对镜头难掩泪水。

这样的情形之下,也有逆行者。北海道的一家温泉旅馆就因为3月团体客人集体取消,无奈下推出了到四月底为止的优惠活动:住宿费从6800日元直降到2980日元,在社交平台上登出一晚两餐4980日元的半价优惠券后,3月所有周六都被订满。看来什么时候,便宜都是硬道理。

日本箱根一家温泉旅馆也做出类似的行动,推出了一档名为“真的求求新冠病毒放过我们吧”套餐(まじでコロナウイルス勘弁して下さいプラン),带露天温泉的房间一晚两餐一个人3900日元,看房间质量,这家温泉旅店估计真的是给逼急了。

冈山县仓敷市的某家面朝濑户内海的酒店,因为团体客人的接连取消,也不得以以半价的房价(包含早餐)出售房间,目标人群是那些远程工作或者想要避开人群的客人,一晚仅为3300日元,如果住两晚以上还能再降500日元。为了维持经营,酒店三分之二的员工都已经休息,平时负责打扫房间的员工大致有15到18人左右,但目前只有2人负责这项工作。

不过最绝的还是日航大阪酒店,在一片降价的声音中,日航酒店大手一挥,不就是不景气吗,我们免费给住!日航大阪酒店于3月19日到3月31日推出针对家庭的跳(mian)楼(fei)价格优惠,家里小孩没到上小学年纪的话,一家的住宿、早餐、停车通通不要钱(只限一晚),房间里的扑克牌、折纸、图画册还当礼物免费送给客人!一间三人间(两个大人一个孩子)的通常价格为3万6千日元至4万六千日元一晚。但该服务仅仅针对大阪居民开放。

不过酒店此举当然不是因为自暴自弃,而是想通过优惠第一晚,来延长顾客的入住时间达到盈利。该计划一日限定3个房间,入住者抽选决定,据说已经有7000个家庭报名。

房间也很气派,如果刚好要住酒店,感觉还是蛮划算的

当然,除了降价外,在疫情期间,日本住宿业还有常人想不到的骚操作。

大阪市西成区的某家旅馆因为新冠肺炎疫情从二月份就接到顾客对是否入住了中国来的旅游者的问询,来问询的顾客还称如果入住,希望自己的房间离外国人的房间远一点(因为有感染病毒的可能性),为了响应顾客的问询,也为了提高入住率,该旅馆推出了“日本人专用酒店楼层”这样天才(?)的计划,到3月8号为止,网络平台已经收到了38件申请。但推出之后,网络上也出现了“该计划是区别对待客人”、“希望经营者道歉并且撤回”的批判。

so,不管经营者怎么洗,这项计划最后都泡汤了(该计划的申请页面上写明了,就像女性专属楼层也存在的情况一样,这项计划没有任何区别对待的意思……看着这句话小编陷入了沉思……)。

当时的预约页面 不过要说在SNS上掀起最大风浪的,还是一家叫做“鳳明館(森川别馆)”的温泉旅馆,针对肆虐的新冠肺炎疫情,该旅馆创新性地重启了一项名为“文豪闭关套餐”的计划,在计划发布的当天就卖光了所有房间(最低一晚也要400多人民币一人,还不算上附加服务),会赚钱,有脑洞,不能不服。

在这个计划里,顾客就好比是死线将近,把自己关在旅馆里拼命写稿的作家,每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闭关到稿子写出为止。每天也的确会有编辑来亲切地打电话问你的工作进度:XX老师啊,今天的稿子进度怎么样?

房间里没有吃的,没有特殊情况不能外出(因为是闭关套餐),没有洗手间浴室(有公用浴室),如果想要吃饭,可以:1. 自己带进来2. 叫外卖3. 让担当编辑帮忙买吃的(太频繁不行)4. 食物客房服务(收费,在指定期间送餐,顺便还是要催你的稿)5. 送到房间的号称可以免疫力UP的早餐(收费)

文豪闭关套餐的具体价格 考虑到附加服务,实在不能说便宜 担当编辑是要雇的,一天3000日元,只是前面那个打电话免费而已,可以自己选严格程度。除了查查稿,催催稿,他们还会帮不能外出的老师跑跑腿。如果房间里要放那种老式打字机,也是要租的,2000日元。

除去房费外,还有各种各样的附加服务 所有房间卖光之后,小编浏览页面时,无意发现他们加了一项非常狗血的附加服务(图上的最后一项):正妻和情人的修罗场服务,大概15分钟左右,20000日元,据说根据每位客人要求不一样还可以变变设定,毕竟这是2万日元,还就演15分钟。看过小栗旬那版《人间失格》的朋友应该秒懂,作家老师嘛,脑子里需要素材,生活上就会随便一点。这个就是模拟正妻和叫出来的情人在旅馆里遇见了,怎么办(微笑)。

推出这项计划的是该旅馆的营业担当海津智子,她认为在当前的新冠肺炎疫情下,人们应该会觉得去人群密集的公共场所是一件很不安的事,所以重新推出了这样一个类似于自我隔离的文豪闭关计划。计划一经推出,在网络上取得不错的反响,房间很快全部售罄。同时,旅馆所在地区也是森鸥外等日本文豪实际居住过的地区,也起到了宣传地区文化的作用。

看完日本住宿业近期发生的各种事件,小编看到了普通民众的挣扎无助,也看到了抓准顾客心理逆转为赢的智慧,这些并不是冷冰冰的文字,而是一个个真实的人为自己的生活事业而打拼。听说一开始那位接待中国人的温泉旅馆的女主人,通过孙子在SNS上发布旅馆信息,目前已经陆陆续续接到了一些订单。虽然寒冬很冷,但希望人和人之间的温度是滚烫的,目前中日两国都在积极应对新冠肺炎,希望在专家的不懈努力下,COVID-19能被打败,人们的生活能够恢复,那时候的日本住宿业,应该是另一幅光景了。

最新热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