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日
旅日侨网

便利的社会不结婚

  • 2018-11-26 12:50:21
  • 来源:本站原创
  • 作者:duhailing

尽管中国也在经济发展中遭遇青年晚婚现象,但这一番不婚不育,独来独往的情景在日本表现得尤甚。最大的差别,在于日本没有“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种说法。每个 人成年后都是独立的人,与原生家庭的亲密关系不如中国。当然,这可以理解为自由独立,也可以理解为亲情寡淡。如果一个人老大不小的了不结婚,尽管老爹老娘也会和人聊天时嘀咕一两句:“哎,这一把岁数的还不结婚”,但基本就不了了之了。要知道,如果在国内,亲情浓厚,面子要紧,七姑八姨会操心出一场又一场的相亲,直到房子工作等各方面条件吻合,塞进洞房了事。

大凡在“不结不行”这样一种氛围下,在父母亲人的操持下,不婚不育这种文明病还有得救。没救的是日本这各管各的新生活,以及无比便利的尘世生活。据说,当初人们天经地义地结婚,是因为生活上的彼此需要。街头并不随处都有 24 小时提供饮食和生活用品的便利店,也没有 24 小时营业的录像带店,当然,后来录像带店都倒闭了,因为网上可以在线租借了。

一个日本记者对我说,日本人不谈恋爱不结婚,要怪 24 小时便利店和录像带店,当然,录像带在这里特指日本发达的 AV 电影。因为人需要满足的两大欲望,或说原本男人最需要女人提供和安抚的,都轻易甚至琳琅满目地解决了。

与之对应的是,其实女人对男人的依存度也下降了。当日本实现同工同酬,当女人在职场只要努力也有一片受人尊敬并且收入颇丰的新天地,当不用强有力的男士买米买油, 而只是鼠标轻轻一点,一应重物杂物都由网上超市送到家中,还要结婚伺候人做什么呢?

在 2011 年日本发生 311 东日本大地震之后,日本人尤其是女人希冀结婚之心突然萌生,那阵子发生过适龄女性纷纷奔向婚介所的事情,并且择偶标准大变异,受青睐的是消防员、建筑工地这样重视体力的行业。人们很轻易地分析出,是因为饱受地震恐惧折磨,感受到面对自然,人类渺小,一切智商头脑均不如强健体魄顶起残垣断墙保护女眷逃命。那阵子,婚活的婚活,求婚的求婚,结婚的结婚,离婚的离婚(因为地震后发现对方没有保护自己,发现人生苦短, 自己过得挺好何必受对方羁绊如此种种),忙得不亦乐乎,不过这属于灾后突发现象,此后灾情稳定,时时发生的小地震不足以震惊日本人对地震习以为常的心脏,近来日本男女又各自为营,两不干预。于是就有了开篇的数据。

在日本打的第一份工,是在一个叫 Dennys 的西餐厅。在日本这类有多家连锁店的西餐厅被称为家庭餐厅,是指价格不贵,饭菜水平属中档,而且可以允许小孩吵闹。我是留学生,拿的是学生工资,比普通打工者低,一小时工资是 550 日元,是这个餐厅里一盘肉酱意大利粉的价钱。我们在饭店里吃饭要交饭钱,但是很便宜,250 日元一份餐, 我最喜欢和风汉堡肉和米饭的套餐,以至于我现在领着小孩去这家店吃饭,还总是点它。

当年,与我一同打工的多是学生,我们多数是从放学后的下午 3 点开始,而这之前在餐厅里忙碌的则是主妇们,她们要回去接小孩,3 点走。这下午 3 点是主妇和女学生的交接点。

餐厅附近是一所女子大学,叫作实践女子大学,似乎很有些年头了,主要课程是家政──合理安排家务活。我问她们上学学什么,告诉我“ 被服”,即掌握各种布料的特点,干洗还是湿洗,衣服沾了墨汁菜汤后怎么洗,还有简单的裁剪缝纫。总之,就是为婚姻生活作准备。

我印象中女大学生应该代表的知识、智能,在家政科女生身上实在看不到多少。就为这点事儿上大学? 我得承认当时心里是有些狐疑甚至鄙夷的。

但我渐渐喜欢上她们。她们十分友善,几乎是朴实。其中不少人是从东京以外的乡村,跑到这家在贤妻良母教育上颇有名气的女子大学来,住学生宿舍,父母支持学费,她们自己打工的钱用来吃饭零用。大学毕业,而且学的是在日本被称为“新娘课程”的家政科,以后就能好好嫁个人,安 分过一生了。上大学就是为了毕业后找个公司当两年写字楼小姐,端茶递水,影印,打字,然后在公司里物色男人,嫁掉。安稳嫁人是她们的最终目的,但此刻青春却是鲜活的, 她们年轻活泼,做事认真,端盘子擦桌子手脚利索,全都是未来好妻子的架势。而且,现在想想,那都是清一色 18 岁到 22 岁的女孩们啊,真正的花季,那些清纯的笑脸,想来现在也变了容颜。但在我的记忆里生动活泼,都是花一样的少女。到了暑假,她们中好几个人要回老家,还要与我交换地址通信——那时候,中国人在日本还非常少,颇像熊猫那样受到善意好奇和亲切对待。不会日语的我,用简单的英语和她们交流,还有手势比划,竟也几乎无障碍。由于我当时只 18 岁,记忆力好,与女孩们聊着,那日语进步真是突飞猛进,很快就手势越来越少了。

最引大家共同兴致盎然的自然是关于男孩。当时我就惊异于她们的坦诚。一个比较大的女孩(像是大学临近毕业那样, 已经很有点老成味道)指着颈窝吻痕,含羞带笑地让我们猜那是什么。一个刚刚从长野考入大学而与高中男友远距离恋爱的女孩,在厨房皱着眉头叹息“哎,好思念啊,相思太苦啊”。尽管女孩们千姿百态,但工作时都很认真。这是真的, 日本人确实做到了领导在与不在一个样。眼看着店长走了, 我依照习惯的思维,想这该是聊天偷懒的好时候了。结果我左顾右盼,她们全都埋首苦干,没有客人可以招呼,也要将桌上酱油瓶子仔细擦拭。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我也学得提高了觉悟,认为工作时间偷懒是可耻的。不偷懒,不意味着不偷吃。这餐厅奶酪蛋糕十分美味, 它勾引我和几个活泼的女生躲在冷冻库里吃──这是最安全的地方,店长绝对不会想到我们在冷冻库里盘点库存蛋糕等食品时,冻得哆哆嗦嗦地偷吃。要声明的是,这事儿我们干得不多,也就两三次,并且几个女孩同盟的情景,成为如今打工生涯快乐的记忆。

看到一本杂志,介绍一个高级餐厅店长的话,说是在日本泡沫经济时期,客人多是中老年男士带着年轻女子,店里景气得很难预约上位子。后来泡沫经济崩溃了,门庭冷落车马稀,如此郁郁过去,突然之间,座位又满了,是被年轻女孩们自己定了——OL 们不结婚,收入不菲,重生活质量。大叔们没钱了没关系,女孩子自己赚钱自己去。

这不是女子会的由来,只是女子会的一景。女子会的来源,说是居酒屋为了吸引客人而打出的“女子会”菜谱,结果这个词就火了起来,结果女子会就越来越多了起来,连我这样不善交际的,都接到过好几回女子会的邀请。虽然这个词是近年新出的,但稍微动一动脑子,就会想到女子会早就存在,只不过没人命名,或者说被命名之后发展壮大如火如荼。

比如说,如果你中午去一个比较优雅漂亮的餐厅,我可以保证你放眼望去 80% 是女士(我这还是保守的说法),三五成群甚至更多。而这时候男士们则在公司食堂吃一份定食或者买两个饭团子。这一幕充分展示了日本的男尊女卑是一个圈套。而女子会是什么? 是不露声色莺歌燕舞歌舞升平的女权运动。既然是运动,就当然有盛衰。前两天我在电车里看悬挂着的杂志广告,题目写着,女子会走向衰败——其原因是吹嘘自家老公孩子引发嫉妒、说坏话败露……比如说买股票,有一种人在已经涨得很高的时候买,然后哐当一声就掉下来了——我就是这种人,所以,当我题目写《坊间流行女子会》的时候,你就要晓得,女子会肯定已经流行了好几年而且走向尾声了。如果女子会都是开头热乎最终寂然,我丝毫不觉奇怪。要知道聚会这件事情,本来就是小众好过大众(在大多数情况下)。我有过几次去一大堆人聚会的经验,结果发现,你聊天的,始终是周围的几个人,或者本来就认识的人,而一大堆人,一开始不认识,最后还是不认识。

此外,女人的友谊常常很脆弱。我看网上有文章写的, 女人的友谊就是互相交换秘密,你中有我秘密,我中有你秘密,于是扯平了,有同盟感。像日本和中国这种心理医生不普及的环境,在女子会里倾诉、被倾诉,颇为“治愈系”。而真正懂得珍惜和维护友谊,那是很成熟之后,彼此包容爱惜——那样,又是小众的,并不需要大堆人马莺莺燕燕,大声喧哗还听不清别人说什么。

当年搞了那么多女权运动,终于与男士一同进入社会, 无论商界政界,貌似巾帼不让须眉了。那么要女子会做什么呢。

最新热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