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日
旅日侨网

侨日瞧日:大楠爷和承天寺

  • 2018-11-28 18:24:07
  • 来源:侨日瞧日
  • 作者:longsheng

福冈市古称博多,百余年前博多成了福冈市的一个区。博多的土地上生长着许多树干苍劲、枝叶茂盛的参天古楠树,其中有一棵仅存树干苍劲、没了枝叶茂盛但却留有名字的,叫做“大楠爷”。“大楠爷”在御笠川畔、博多驿前一丁目邮便局侧,它曾是1280年为陪伴同年筑起的一座坟墓而植下的一株小楠树。经过七百多年的日精月华,小楠树的根基长到有五、六抱粗,竟把坟墓给严严实实地包容了进去,它成了“大楠爷”,成了那坟墓的象征。

“大楠爷”包容着的坟墓里埋葬的是谁?请看树北一块于1833年矗立的石碑,那上面刻长长的日式文言汉字,用现代汉语可简述为:此处是谢太朗国明的墓地,他是宋临安府人,在博多讨了日本人妻子,于三十五岁时归化为日本人,但却始终穿宋服戴宋冠。他在博多拥有大片土地、甚至拥有海湾外的小吕岛作为贸易中转基地。他在地面上官商两界都有面子,比如说大宰府权力者藤原资赖、商人满田弥三右卫门等都是他的朋友。他很敬佛,曾创立宏伟的寺院;他心地善良,经常以金钱和食物施舍救济贫民;他精通针灸,不仅治病救人,还毫无保留地将针灸医术传授给日本人,他享年八十八岁……

博多是遣唐使船的出发港,安史之乱后日本朝廷废除了遣唐使制度,但紧跟着唐末的船商来到博多,拉开了中日贸易序幕。这些船商被称作“纲首”,他们在博多行商娶妻生子,安居乐业。到中国的宋代,有着二、三万人口的博多住着这样的大小纲首和他们的被称为“侨生”子女有三四千,他们集中居住的一片街道被称作了“大唐街”,那是日本最早形成的“中华街”。大楠爷包容着的坟墓中长眠的人,是曾常年生活在“大唐街”上的一位大纲首,名字叫做谢国明。

“谢国明碑文”原文中有句话“斩刈荆棘创立业天精舍请圣一国师为开山祖师焉”,说谢国明归化六年后某日的一次邂逅,展开了他为博多做出的一番轰轰烈烈的伟业。

那天,博多商人满田弥三右卫门急冲冲地跑进谢国明家对他说:“我认识一位僧人,叫圆尔弁圆,今年三十一岁,骏河安部郡藁科人,是咱们这里圣福寺开山始祖荣西的高足荣朝的弟子。他来到博多已一年,想伺机渡宋学习禅教。不料有太宰府宝满山法相宗的有智山寺学头僧义学要阻拦他去,近日又计划谋害他,他察觉后躲进了离这里不远的矢食门圆觉寺。有智山寺势力强大,且有僧兵,圆觉寺怕也抵挡不住,所以我想找你帮忙搭救一把。”

为人豪爽的谢国明听罢满田弥三右卫门的话,立起身来说:“如此好学之人应该帮忙,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赶快将他接来我家住,追者想不到他会在我处,即使知道了也谅他们不敢来搜我的家,待我找船载他渡宋。。”

满田弥三右卫门要的就是这句话,转身就把圆尔弁圆神不知鬼不晓地接了过来,谢国明和圆尔弁圆初次见面了。通过谈话,谢国明知道了圆尔弁圆不凡的经历,发现他确满腹学识、年轻德高,不由得对他敬重万分,便虚心向小自己十岁的他讨教人生哲理。圆尔在谢国明家住了两年时间,最后谢国明皈依了圆尔的人格和信仰,圆尔也能流畅地使用汉语了。

1235年四月,在谢国明的经济援助下,圆尔带上神子荣尊、随乘坊湛慧赴宋求学,满田弥三右卫门也同伴前往。为了避人耳目,谢国明为他们出资在博多西边的平户港安排的船,一帆风顺,十日抵明州(宁波)。一行人先登天童山和天竺寺谒见痴绝道冲、柏廷善月等大师。然后到了临安(杭州),往返于净慈寺和灵隐寺之间问法,圆尔最后拜于天目山东北的径山的无准师范门下。无准师范是四川绵州人,任兴圣万国禅寺主持已近二十年,因给理宗皇帝说禅,获钦赐“佛鉴丹照禅师”位。他见圆尔好学、器量非凡,当即收其为待者,置于身边亲切指导。圆尔对师父更是信赖尊崇,朝参暮请孜孜不倦。这期间谢国明趁来宁波做生意,常登径山看望园尔,也认识了无准师范。

1241年正月,无准师范赐与圆尔法号圆照。三月一日,他对圆尔说:“汝已来宋六载,学海无边,赶快回日本去吧。将佛祖之道在那里发扬光大,必将波涛壮阔,立幢无数,使佛祖遗芳流传永世。”说后将佛祖宗派图、法衣、禅杖授与了他。无准师范知道圆尔从人湛慧先行回日已在太宰府横岳创建崇福寺等待他回去开山,还挥毫写下“敕赐万年崇福禅寺”八字交与圆尔。“敕赐”是帝王下赐时方能用的字,圆尔对那两字不解,无准师范告之:“汝必为帝王之师无疑。”

圆尔返日不如入宋那般一帆风顺,途中碰上了狂风巨浪,同行的三只船竟被大海吞没了

两艘。他在剩下的一只船中一心念颂求筥崎八幡大神保佑,总算漂流到了高丽国耽没罗阿私山下。最后是五月发明州,七月方抵博多。

在博多迎接圆尔的是年届五十的谢国明和他请来的张四、张兴、日名鸟饲二郎的张英等宋商纲首,他们在栉田神社旁的来迎院为圆尔接风。他们看到了无准法师手书“敕赐万年崇福禅寺”额幅,听到圆尔海上遇难,听到圆尔的学禅心得,也听到了无准法师的“立幢无数”、即兴建一座座禅寺之语。听到那里,谢国明说:“我心中早有建一禅刹之意,由你开山。前几年大宰府大贰藤原通赖去世前,曾同意批我一块土地,现在你回来了,就将愿还了吧。建寺资金不必操心,全包在我身上,还有诸位纲首支持呢。伽蓝落成之前,你还是住在我家吧。”

说动工就动工,广筹善款、调用中国江浙工匠工艺、精心监营,于次年秋在栉田神社偏东、圆尔的师祖荣西五十年前开山的日本首座禅林圣福寺南,建起一座器宇恢宏的宋风禅寺--承天寺。

圆尔在承天寺建筑期间寄居于栉田神社旁的谢国明家。一日,圆尔出门往北散步到福崎浦(今西公园附近),口中干渴,喜见一茶店,却刚打佯。店主栗波吉左卫门见其虽体小貌细,却是气质非凡,破例重新开门,殷勤献茶。圆尔大悦,喝罢茶劝店主说:“这大唐街上宋人家中常以点心佐茶,我在大宋学到了一种放甜酒的馒头制法,可教与你,定能促你店商卖繁盛。”店主当即叩请秘授工艺,并求得圆尔挥毫写下“御馒头处”四字看板。圆尔此举是为日本馒头之始,那看板在近七百七十年后的今日,存入了福冈市教育委员会,在承天寺内也立有“御馒头处”之碑。

也是承天寺建筑期间,圆尔从他本师来信中得知他学习过的大宋径山兴圣万国寺遭遇火灾,他赶紧报告谢国明请他设法援助。谢国明即刻解囊购置千枚上好桧木用自己船队并联合其他纲首大船,火速运往江浙港口。后来无准师范致感谢状给圆尔,特意感谢大施主谢国明,那感谢状被命名为“板渡之墨迹”,今以日本历史发展的珍贵资料存于东京国立博物馆。

还是承天寺建筑期间,博多发生一场严重的瘟疫,许多人病倒病死。圆尔来到栉田神社进行祈祷,然后坐上一架施饿鬼棚,由人抬着在街中遍洒圣水,驱退了瘟疫。那抬施饿鬼棚在街中洒圣水的形式被传统化,形成了至今每年七月一日至十五日的祭节--博多祗园山笠祭。今日的承天寺门前立有“山笠之发源地”的石碑,每年山笠祭从栉田神社开始的“追山”都要先跑到承天寺转一下才奔跑起来,那是为了向后来成了圣一国师的圆尔和承天寺报告和表示感谢的。

1242年九月,承天寺在圆尔弁圆的主持下举行了开山大典。寺内香火缭绕,佳宾满堂。庆事中圆尔再三对谢国明表示感谢,谢国明谦虚地说:“哪里哪里,倒是大师在日本弘扬禅道功高万丈,亦令吾等海外宋人有了精神修养之地。伽蓝已矗,今后还得维持寺务开支和僧师们的生计,我已买下筥崎八幡宫社领野间、高宫、原等土地,现在奉献给当寺。”

“这让我怎么敢当,您为建寺已破费万贯。”圆尔诚恐诚惶至极。

“不。我已五十岁了,尚有家业事业和坚粕等地的土地,物质上已无更甚的企求。我看欲阻止你渡宋学习禅教的太宰府法相宗有智山寺的义学仍对承天寺的创建耿耿于怀,我们必须加强自己的实力才是。”

圆尔接受了谢国明的善意,他确实深深感到来自有智山寺的压力。他的师祖荣西五十年前创建了日本首座禅林圣福寺,但由于旧有宗教势力的强大,禅宗还未形成可与其他宗派并驾齐驱之势。而这两三年中,先是随圆尔一起渡宋的随乘坊湛慧在法相宗重镇有智山寺眼下鼻前创建崇福寺、又有神子荣尊在肥前川上村创建兴圣万寿寺、继而有了承天寺。圆尔连开三山,他所弘扬的禅宗精神日益深入人心,禅宗在博多或者说在日本牢牢地扎下了根基,这是旧势力不愿看到的。圆尔接受了谢国明的诚意。

那位有智山寺的学头僧义学果真按捺不住了。他扬言:“日本东有京都大本山叡岳,镇西一圆唯我内山,其他邪道岂可容焉!”他一边向朝廷奏本要求破弃承天寺,一边计划耍阴

谋诡计陷害侮辱圆尔:太宰府的观世音寺每年正月初七举行“追滩祭”,是日,寺人捕捉往来行人,将其头蒙鬼面、身着彩服,名之“滩鬼”,辱之于殿庭前,唤男女执棍杖击之,是为打鬼,即“追滩”。 一二四三年的正月初七,圆尔弟子崇福寺住持湛慧,有事出门要经过观世音寺,被义学布置的人抓去当作“滩鬼”打,原本那打鬼是象征性的,但湛慧却被打得个头破血流。

湛慧找到圆尔说:“打在弟子之身,辱在师父和我禅宗之面啊!此理不可不争。”然后遵圆尔不必与其强争的嘱托地到京都朝廷依理告状了。湛慧在京都见到了公卿二条良实及其夫摄政王九条道家,他在依理状告义学的同时介绍颂扬了圆尔。九条道家甚开明,听得湛慧陈述有理有节,本人也有学禅之念,当下回言:“我也接到了学义的状纸。我大日本本是神道之国,既已容进佛道,为何不能让它百花齐放呢。我会奏请天皇敕封承天寺和崇福寺升格为官刹。请转告圆尔,几时请他上洛来给我讲禅,我也想建座禅林呢,名字都想好了,叫东福寺,请他来开山。”

湛慧回到博多向圆尔汇报了上洛结果,圆尔不由得惊服尊师无准师范的高瞻远瞩,拿出那幅“敕赐万年崇福禅寺”条幅,叫湛慧高悬在崇福寺门额上。从此,有智山寺学头僧的挑衅得以收敛。圆尔到京都给二条道长讲禅去了,二条道长开基的东福寺开了山,做了住持,成为“圣一国师”。

1248年,承天寺毁于一场无名之火。圆尔匆匆由京都赶来,恳望谢国明再建承天寺。豪爽慷慨的谢国明看在圆尔的面子,竟于一日间修复殿堂十八宇、几月间又恢复了寺院原来恢宏面貌。一日间修复殿堂的史记未免夸张,它被日本人承认,可以说明七百七十年前博多大唐街上谢国明等纲首的财力之强大,可以说明当时博多宋代建筑工匠工艺之发达。

谢国明善事做得是无尽无休的。圆尔去了京都,承天寺自有其他方丈主持,但寺务经济仍是谢国明在维持。他虽居住于栉田神社旁,身影却常在承天寺出现。有一年,因天灾人祸,博多整个不景气,民不聊生商不成市。到了大年三十、即大晦日之夜,许多日本穷苦民家竟连年夜饭都准备不出来。大家聚在一起商量也找不出办法,最后有人嚷了一句:“找谢国明谢纲首去呀!”于是町民们前呼后拥地奔向承天寺。

谢国明没有回家去吃年夜饭,他正在承天寺里挑灯夜战地工作着。山门外的喧闹声传来,他立刻提着灯笼将町民们迎进一间仓库。只见库内几个僧人正在一个大案子上擀制灰色的面条,墙角里还堆着小山似的白白的面粉。

谢国明招呼道:“诸位,我知道大家今天过年难,人多准备不出好东西,这是荞麦面,却也可充做驱厄免灾的过年面条。这东西白水煮过,蘸点盐巴酱油就行,今晚我也吃它。咱们拿它把这除夕凑合过去,我相信开年准会时来运转。”

町民们都吃到了荞麦面。他们没想到那么做那么吃法的荞麦面竟是又好吃又解饿,他们更没想到次日的大年初一天空大晴、凑港(博多港)里突然驶进十几条巨型唐船。唐船从中国带来大批物资食品。町民们高兴地唱起“千艘进,万艘进”的祝歌,博多又恢复了景气。

/ 从此,谢国明赠与的荞麦面被博多人称做“过年荞麦”和“好运荞麦”,今日日本人除夕必吃的“年越荞麦”即源于此。

谢国明上年纪了,已经不起海浪颠簸地往返日本与祖国之间,但他依然以自己的财力支撑着承天寺。有着宋人纲首实体上的运营,有着成了圣一国师的圆尔弁尔的法房存在,有着历届高僧主持,承天寺及它的末寺得以兴隆繁盛、香火不绝。它和五十年前开山的圣福寺一起发展,令博多和大唐街的居住形式起了变化,令博多具有了都市意义。它在宗教信仰、文化传播上、在日本外交史上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它推动了宋商贸易和他们地位的变化,带动了日本人的博多商人的抬头。

我们没有忘记谢国明帮助过的商人满田弥三右卫门吧?他随圆尔入宋后,钻心学习了江浙和广东的纺织印染技术,带回到博多。在圆尔的建议下,采用佛具金刚杵和华皿的形状为

图案,织出一种独特又绚丽的织品。他的后人又去中国留学,回来后和一位叫竹若伊右卫门的商人合作,将那织品工法改良,加入浮线纹和柳条纹,成功地制出很厚的织物。那织物就是今日名负日本的博多织。满田弥三右卫门在中国学到的技术不仅仅是纺织印染,还学到朱烧、箔烧、麝香丸和素面的制法。他将素面的制法教给了一个叫富田备前的人,从此富田家代代相传,成了日本素面的元祖。满田弥三右卫门的坟墓就在承天寺。

  1274年的谢国明已是八十二岁,在那个时代算寿星了。他活过了日本镰仓时代的大半,活过了中国由宋到元的改朝换代。他见识到了是为“文永之役”的那年忽必烈大军发兵打进了博多,也见识到了吹散“元寇”的“神风”。1280年,八十八岁的谢国明合上眼睛,寿终正寝。他听说了去年元军攻破崖山、宋帝溺死、大宋国灭亡了。他没有看到次年第二次忽必烈大军开进博多湾和第二次“神风”。但今日承天寺内保存了当年元军战舰系船的碇石。

大唐街上的宋人和博多的日本人将他隆重地埋葬承天寺的领地中,在他墓旁栽下了一棵小楠树苗。经过七百多年的岁月,长成了今日这么茁壮的“大楠爷”。到了近代明治年间,“大楠爷”遭到落雷引起火灾,慢慢地枯去了上半截,所以没有了枝叶茂盛。但是,你去看看吧,后人又在“大楠爷”旁栽了棵小楠树。那小楠树的根和“大楠爷”长在了一起,今日的它的枝叶已可用茂盛来形容了。

最新热读排行